中外专家谈西部商机(二)

                       生态环境方面的建议
  美国前全美生态学会主席、怀俄明大学教授奈特认为,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农业、林业、矿业、水资源等方面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解决这些具体问题,一方面要靠政府,另一方面还要靠企业界和非政府组织,但更为重要的是靠人们观念的转变。特别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和消费观念的转变。中国在开发西部的过程中,中央和地方在加强基础建设的同时,高度注重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在模式上是可持续发展的一种创新。保护好西部脆弱的生态系统,是西部开发成功的关键,国家应对这种保护给以合理的补偿。
  专家们认为,中国政府的环境政策是正确的,退耕还林、退耕还草等工程也取得了很大进展,但由于农业发展带来的面污染和湖泊富养化问题,地膜农业带来的地膜污染、水资源污染等问题仍很严重,为此,专家们在政策、资金投入、技术和国际交流等方面提出以下建议。
                      对国家治理环境的建议
  把治理环境纳入国家基础建设的范畴,像对待交通、能源那样把治理环境作为发展西部的百年大计。
  制定新的政策,给企业贷款,积极支持城市供水、污水处理、农业节约用水、造林、农田基本建设等生态系统恢复工程的企业化、市场化。
  以水价为杠杆,按市场规律调整人口、产业和农业布局。
  将有限的资金用于迫切需要解决的环境污染和水污染问题。
  加大补贴资金的力度,加快退耕还林、还草、还湖的建设速度。
  对国家投入资金的建议:
培养农业资源、环境领域的科技人才和管理队伍。
   建立与院校挂钩的农业科技服务指导站,从土壤、作物、用水用肥特点,指导农民适时、适量用肥,减轻大面积日益严重的非点源污染。
   培养增加农业资源和保护环境领域的科技创新能力,重视生态环境脆弱地区的修复技术研究、示范和推广基地的建设。
   因地制宜,大力推广节水农业技术和措施。
   中国农、林、水、气、环境等行业均有各自的环境质量标准,但缺少一个综合的环境质量评价标准,建议投资建立一套全面的环境检测和评估系统。
   对环境治理技术方面的建议:
实验用生物技术对湖泊污染的治理,把治理工作产业化,设立生物净化综合利用的示范项目。
   建立一个跨省区、跨行业(环保、水文、气象、农林、水利、国土等)的国家级环保监测网络,加强地理、信息、遥感等新技术的利用。
   研究、开发、推广转基因作物新品种,使之适合西部地区的干旱、耐盐等气候条件。
   推广已证实行之有效的甘肃省“121”集水工程,在城市或郊区建立雨水集水中心,供城市清洁冲洗之用。
   推广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发的膜下点滴高效节水增产增效技术,该技术在西部干旱地区有广阔的推广前景。
   能源开发利用方面的建议
西部建设与可持续发展国际研讨会能源开发与应用专家组,由4位美方专家和12位中方专家组成,他们通过对重庆等地能源企业的参观访问,以及在成都的交流和讨论,特提出以下建议:西部的能源政策应能充分保护西部地区人民的长远利益,有利于西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西部能源资源的开发应以可持续发展为依据,西部应成为中国能源资源的战略储备库。
   西部的能源外输应有节制,西部人民应从中得到充分的利益,不可廉价外流。
   加强西部能源资源高附加值产品的就地产业化,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
   在能源开发时,把对环境生态的影响作为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定量化、规范化。在立项及企业运作评估中,必须充分考虑环境生态指标。
   进行西部能源消费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大力提倡和推广使用洁净可再生能源。
   太阳能、风能、水能、地热能、生物能等都是洁净的、可再生的能源,中国西部有丰富的资源,使用这些新能源将极大地推进西部地区生态环境的保护,加速西部地区农村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造福人民。政府应在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方面大力提倡,并制定具体可行的导向和优惠政策,包括减税、免税、科研开发和行业补贴等优惠政策。
   建议在西部地区实施多能源互补,如太阳能与天然气双能源发电示范项目。
   建议政府支持在西部建立大规模的太阳能热水器及风力发电机产业,建立高层次的太阳能和风能研究机构,加大与国内外的技术合作与交流及人才培训等方面的工作。
   全面协调,充分利用西部的天然气,特别要加大高附加值产品的开发和应用力度。控制煤炭开采总量并发展洁净煤技术。
   国家及重点企业应致力高附加值产品开发,加强引进及产业化推工作,如天然气直接制造甲醇、甲醇制造烯烃等。
   加快天然气市场的培育,大力研究和发展高效天然气终端应用器具和设备。
   根据国外发展煤炭液化生产技术的经验,该产业成本较高,因此,建议逐步降低以煤为主体的能源生产,在政府税收上加以限制。
   大力开发、引进、应用先进的能源技术。
   油气高效勘探开发技术。
   煤炭的清洁、高效燃烧技术。
   大型高效燃气和蒸气联合循环发电。
   清洁醇醚汽车及民用燃料。
   天然气输配系统的自动化控制(SCA-DA系统)。
   CGN汽车。
   大型风力发电机。
   新型复合材料。
   太阳能材料技术。
   燃料电池。
   进一步增强全社会的节能意识,加大节能技术和产品的开发与利用。
   政府应进一步加强节能宣传和教育,加强和完善政策。
   建立行业和产品的节能标准。发展和应用节能终端设备,如节能荧光灯,房屋节能装置,工业生产工艺和能量转换装置,如锅炉、空调等。美国在1980年至1995年的15年中,国民产值增加近一倍,但全美能量消耗总量几乎没有增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建议在西部的大城市发展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如地铁和轻轨等,节约能源,减少大气污染,改善西部总体环境。
   继续加强能源开发的对外交流与合作,充分利用国际油气资源,增加战略储备,逐步促进国内油气市场与国际接轨,进一步让国内油气勘探生产企业走世界。
   研究并制定新的有关能源的技术标准、技术规范,以促进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的推广应用,促进西部能源利用技术的进步。
   高新技术方面的建议
美国农业、能源、企业可持续发展问题发展、密苏里大学生态农业学教授沃德、美国西门子西屋电气公司市场销售战略处负责人赵宇空、南佛罗里达州水资源管理署高级环境科学家、主任工程师阎建生博士、美国国家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高级数理统计师汪永诚等表示,当前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和加入世贸组织,为西部在新世纪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机会。当前,高新技术已成为推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增强综合国力的重要因素。高新技术既为西部地区发展特色经济,构建新的经济增长点与形成优势产业开辟了非常诱人的前景,也将对西部地区社会、经济、环境与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专家们对四川的成都、绵阳、陕西的西安、重庆的沙坪坝等地进行考察后发现,虽然上述地区在电子信息、航空航天、应用软件、核技术、生物工程等方面已形成规模较大、效益较高、具有特色和竞争优势的产业群或基地,但高新技术对区域经济的推动作用仍不明显,高新技术占西部地区的GDP不到10%。在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高新技术及产业方面存在“职能错位”、“认识不到位”、“机制空位”等现象。为此,专家们提出如下建议和对策:本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西部地区应以可持续发展理论为指导,积极发展高新技术,要充分利用现有的技术基础,资源与产业优势,发展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产品,并使之成为本地区的支柱产业与新的经济增长点。
   针对西部地区发展不平衡,应采取不同的方式或模式来发展高新技术,在较发达地区应大力开发具有比较优势和具有广阔市场前景的产业,如具资源优势的生物制药、绿色食品与化工产业,具技术基础优势的电子信息产业、航空航天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等,具人才优势的应用软件产业,具广阔市场优势的通讯技术与设备、中药产品等。在技术与经济落后地区,应大力推广应用高新技术的重点领域如,通信的建设与普及、无线移动电话、数据传送系统,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生物资源、作物资源、中草药资源的保护与合理利用等。
   在人才战备方向,应将重点放在本土人才的培养与使用上,同时同海外的优秀专门人才建立广泛深入的联系。在西部较发达地区,进一步发挥他们的人才聚集效应和人才培养优势,加强上述地区软件、IT、生物技术人才等的培养基地建设,另一方面,建议在西部实施“千乡万才”的电脑应用人才开发计划,“千名县级干部培训计划”。
   建议西部地区事整合电子信息产业资源,围绕移动通讯产业,在芯片设计与制造、通讯软件开发、表面贴装元器件生产、宽带功率放大器与天线、电池与液晶显示屏、多层印制电路板与外壳等领域形成配套产业。
   重视现代生物高技术在生物医药业中的应用,尤其在中医药现代化与农业产业化中的应用。建议重视生物功能基因组、转基因技术、生物反应器、高通量(HTS)与超高通量(UHTS)筛选技术、基因敲除技术、克隆技术、生物芯片技术、药物纯化和制剂技术、名贵珍稀药材资源保育技术、中药材种植、标准化技术、中药生产规范化技术、生态与生物安全技术等前沿及关键领域的研发与应用,大力推广核技术的民用,加强传统医药知识产权的保护。
   建议政府制定更加优惠与特殊的鼓励西部发展高新技术及产业的政策,如加大财政投资政策、高新技术产业的风险投资政策、高新技术人才的培养及使用政策、知识产权保护与使用政策、技术中介与服务政策等;建立安全高效的风险投资体系,加大对研发的投入,扩大融资渠道,鼓励个人及企业投资高新技术,对投资总额的20%给予抵税(分5年折抵),对企业所得税实行高返税措施,高新区外的高新技术企业也应享有高新区的同等优惠政策,加大国家“西部开发高新技术产业化和信息化建设”的专项基金规模。实行税收优惠政策以鼓励企业利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