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专家谈西部商机(一)
  由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外国专家局和美国美南地区中国专家协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西部建设与可持续发展国际研讨会,近日在四川成都落下帷幕。中外专家在经过对陕西、四川、云南、重庆等地区进行一周深入考察后,在政策体制、生态环境保护、能源开发和高新技术利用等方面,针对西部开发进程中技术进步与政策体制创新的实际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讨论,并形成了建议书  这次研讨会的选题是根据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点领域和需求确定的,参加这次研讨会的许多专家都在各自领域内卓有成就。
                       外方专家对中国形势的分析
  美国前总统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经济问题专家安德森认为,中国实施西部大开发政策,实际上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即绿色工业革命的起步,但这次革命不会像第一次工业革命那样历时200年,中国在现有基础上开发西部,步伐将比预期的快许多。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由此所导致的与国际经济加速接轨的影响,将促使中国得到前所未有的出口市场,使中国(包括西部地区)能够充分利用低成本的“世界加工厂”的优势,扩大加工出口,促使区域经济发展,在世界经济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这是机遇。与此同时,中国也将开大国门容许更多的国外商品和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从而引发前所未有的国际竞争。西部地区以国有企业为主的产业结构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生存危机迫在眉睫。
  从外部环境看,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进入2001年后,由于“网络经济泡沫”的破灭,西方经济步入萧条,“9·11”恐怖事件更使西方经济雪上加霜,这意味着中国西部大开发在最近几年内将不再享有关键的外需增长拉动效应,照搬东部办经济特区的政策已不可能,这为中央支持西部的倾斜政策缩小了空间,这是中国西部开发面临的又一严重挑战。但“9·11”事件也给中国发展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正面影响,那就是中国的投资环境在世界范围内更显得安全可靠,中国稳定的政治、经济局势在客观上对外企有更大的吸引力。
  从内部环境看,制约西部开发的主要因素有四个方面:一是市场制度的建设严重滞后,包括观念落后,所有制结构滞后;二是企业的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薄弱,投资与融资体制滞后,人才激励机制滞后;三是地区投资环境欠佳,自身发展能力弱,居民贫困,储蓄和投资能力弱,城市化水平低;四是自然条件较差,生态环境脆弱,基础设施落后。
  鉴于上述制约因素,在新形势下,中国改革开放后曾行之有效的国家政策保护下逐步开放和开发的模式将不再适用。因此,西部必须在面临与国际经济接轨和东部地区冲击的同时,谨慎地寻求和实现发展目标。
                      西部地区发展目标是什么
  美国绿色建筑组织创始人、洛基山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可持续发展问题专家勃朗宁指出,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的目标,不但应立足促进区域经济增长,更应着眼于提高区域的战略竞争能力,而且必须从全球化的高度来考虑区域的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片面追求个别项目的成功,着眼于短期经济增长的做法,不能促进区域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更不能经受国内和国际经济的波动。
中近期西部地区发展的基本思路:西部开发应以当代国家竞争优势理论为指导,即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竞争力,并不建立在自然资源条件之上,而是建立在一个国家内部工业和企业的创新能力之上。其要素为:强烈的国内市场竞争;成熟和高要求的消费者阶层;优秀的公司战略和管理;完善的市场制度和法制。改造自然与改造社会同步进行,先富民后强区。
                      政策体制方面的主要建议
  中外专家们认为,西部大开发的起始阶段必须树立可持续发展的观念,提前采取有远见的战略政策和措施。西部地区可以资源开发利用为出发点之一,但必须以增强区域竞争力为核心。因此,首先应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以保证西部地区的长期健康发展。与此同时,还应将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新技术的适度跨越应用,在借助国际产业向富有廉价劳动力的低成本地区转移的趋势,形成本地经济与国际经济接轨的一个重要切入点。为此,专家们建议:加快市场制度建设步伐,尽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建立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实现全方位流动和鼓励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机制。未来5-10年内,跨国公司有可能以较快速度进入西部地区,这是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接轨的重要标志,跨国公司在西部投资办企业,在当地雇用工人、纳税和发展,一方面会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另一方面也将形成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施资源资本化,资源利用有偿化,建立资源利用有偿机制。利用新技术和新模式来提高能源和自然资源的使用率,同时建立生态环境保护的经济补偿机制,如在下游受益地区建立“生态安全补偿基金”。
  在开发方式上,实现政府与民间共同开发,综合实施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两种方式,如美国开发南部密西西比三角洲的经验等。加快西部民营私有企业的发展步伐,重视西部企业与民间自身力量比依赖政府更为重要。
  针对西部地区生态环境脆弱、技术初始阶段落后和竞争力不强的情况,一方面可适度跨越引入新技术,以使西部地区的产业和企业能有一个较高的起点,另一方面,也要为扩大就业应把劳动密集型、技术、资源密集型产业的发展结合起来。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各地切忌不切实际地一味追求高新技术。
  把握国际制造业向西部拥有廉价劳动力转移的可能性,适时强化劳动力培训、加强管理等生产要素,把旧企业改造和新技术开发结合起来,使西部地区建设成为21世纪的“世界工厂”之一。
  从系统角度来认识经济发展和优惠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不但要重视战略规划和政策制定,也要重视政策的宣传和实施,以及政府的监控和调整。对经济发展和优惠政策的适当性、有效性进行认真评估,并进行成本效益分析。
开拓视野、全面了解国际大企业投资选址的目标和决策指标体系,从而制定前瞻性和全面性的经济发展和优惠政策。积极创造条件和帮助企业界了解投资环境,而不是被动制定一系列优惠政策,期待外来投资。其次,制定经济发展政策时,应着眼于提高整体投资环境,而不是片面地陷入优惠经济政策的陷阱。
  以适合现代市场制度方式,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植,如不干预企业微观运行的管理,多提供咨询、培训、技术服务和信息服务等。把产业结构调整落实到培育支柱产品上,把支柱产品培育落实到打造支柱企业上,把打造支柱企业落实到企业家队伍建设上。
大力提高招商引资方面的信息服务,必须把社会经济信息依照公司投资选址所要求的方式组织、编辑,并译成外文,送到有关公司和中介机构,载入互联网络,以期达到充分、有效的宣传效果。
  正确认识企业战略和管理创新的重要性,真正从报酬和社会承认上确认优秀企业战略管理的价值,并积极地以不同方式从海外引入管理人才。在引入区域外和海外人才的同时,加强本地人才的国际化。
在外设立窗口,积极收集外部经济信息,对内为国内企业出口、对外投资服务,对外则宣传优惠政策、提供经济信息,为高效率、高质量引进外资提供服务。
  转变政府职能,把市场机制和企业作用作为开发西部的主动力;树立政府也是顾客和消费者的观念,以此推动市场经济均衡发展。建议国务院成立西部开发部,在制度、供给、转移支付、减少行政审批、提高办事效率等方面发挥政府职能作用,并把改善投资环境作为当前工作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