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谈西部开发

一、西部开发的人才工程

  兰州大学西部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志良教授和他的课题组提出,西部实施人才工程应包括五个方面:

  --扎根工程。要解决目前“孔雀东南飞”的现象,必须实行人才待遇倾斜政策。倾斜内容包括工资晋升、专业职务晋升、职称评定等;加大西部基础设施投入,为科技人员尽可能提供较好的工作环境、便利的交通等;同时大幅提高西部科技人员的工资,并按不同居住年限,为中、高层次专家发放不同的高额地区津贴。

  --创星工程。在西部设立专项人才基金,通过人才的激励政策,培养造就一批学术精英、科技之星。给他们高待遇、高额奖金、并通过竞争给予长时期的科研经费支持,由他们主持西部重大科研项目研究。

  --引凤工程。鉴于目前西部大量引进高级人才的条件还不具备,因此可以考虑设立西部人才短期引进专项基金,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加强西部人才学术交流。东部人才来到西部工作的时间可以是半年到两年,也可以是半年以下的流动,总之是“不求长住,但求长来”。

  --银才工程。银色人才是指老年人才。据统计,在本世纪初,西部现在42.2%的正副教授都要退下来,另外还有50%的高级工程师、高级农艺师、正副研究员和正副主任医师也到了退休年龄,使人才短缺的西部雪上加霜。因此应切实考虑在西部实行人才的二次开发,应采取返聘或延长退休年龄等办法进行。

  --育新工程。西部地区贫困人口分布广泛,适龄儿童失学多。西部大多数省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人数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人才基数小。因此国家应该在西部设立基础教育资金,启动育新工程,形成不同层次与各业匹配的人才系列,成为西部人才的巨大后备基地。

  二、关于西部地区农业开发的思考

  中国农业大学管理工程学院农学博士安玉发认为,在全国性农业结构调整这一宏观背景下,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将更有利于农业资源的优化组合。西部各省市区应根据当地资源特点和优势,合理调整农林牧,种植业和养殖业、粮经作物的比例,生产有市场前景、有竞争力的产品。在目前农产品总体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应加强农业基础建设,储备农业生产能力,发展名优特色产品、无公害绿色产品,注重规模经济效益,农业经营要向产业化方向发展,依靠龙头企业与农户之间的合同来降低风险,稳定和增加农民收入。农业结构调整要以市场为导向,因此必须建设畅通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流通网络,通过建设市场、搞活流通来带动生产发展。从目前我国批发市场的发展看,产地市场相对落后,设施不完善且行为也不规范,有些产地建市场以收费获利为目的。盲目乱建导致物流分散、市场冷清,达不到应有的效果,西部地区农业开发过程中必须以之为鉴。农产品加工既可以增值,又可以避免保管、运输过程中的损失,并且降低运输成本,有利于边远地区的产品走向全国乃至国际市场,西部地区农业开发应该在这些方面多动脑筋,具有长远目光。

  西部地区农业开发起点高,难度大,必须坚持科教兴国战略,加大科技投入,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实行东西协作,对口支援是一项有效措施。农林口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发挥各自优势,选择具体项目进行对口支援,譬如,可以到西部地区推广成果普及技术,还可以在为开发区培养人才方面作出贡献。

  三、西部旅游开发的新认识

  在国务院召开的西部地区开发会议上,“大力发展旅游等第三产业”已明确地写进了西部开发五大重点工作之中,这预示着中国旅游业的发展即将进入一个新时期。北京旅游学院教授刘德谦认为在西部大开发中,旅游业在开发思路形成时,不妨有以下几方面的共识:
   1、新的旅游资源观。要强调的是对资源价值的差异性的认识,即本地居民和本地开发者与旅游者认识的差异。因为由资源形成的旅游产品,主要是提供给外来旅游者享用的,本地开发者必须学会换位思维,如沙漠、戈壁、雪野、草原、高山、峡谷、简陋的民居、废弃的古城……这些在当地居民习以为常的东西,或者正是可以开发为特色精品的上等资源;而当地居民看中的某些宝贝,或者对旅游者反倒没有什么价值。另一方面,应该承认,同是西部旅游资源,在品位、等级、吸引力上也是有所差异的。因而开发与否,必须通过认真的比较才能确定,也就是说,遍地开花是不可取的。
   2、新的旅游产品观。有了资源,并不等于有了产品;而且,有了产品也不等于有了顾客。因而在西部大开发中的产品开发,必须是面向目标市场需求的开发,必须是有着一整套市场营销手段的开发,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算是走向市场的产品。不能像以前的煤炭生产那样,等到产品堆积成山再来限产、炸矿,这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3、新的目标市场观。以前我国旅游业界最看重的是海外市场,这与旅游主管机构在历史上原曾是外事接待机构有关。尽管西部大开发中的旅游业,仍需把接待海外游客作为自己的一项主要任务,但从目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期来考虑,西部旅游的目标市场的主体仍须是国内市场,而且首先是东南部省市和大中城市市场。同时还必须认识到,市场开拓在旅游市场形成中的推动功能。
   4、新的旅游开发观。作为第三产业的旅游,其开发措施自当不能等同于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旅游开发的主体,应该是在旅游产业结构的配置上的整体化、完善化工作,亦即使之成为适合于接待旅游者的产品,也就是将各个“产品部件”装配为能提供给旅游者的、从出发地抵达目的地实现其对核心产品的享受之后又回到目的地的、由一段时间和一段行程组成的、包括游娱购行住食各要素的“组合产品”。正因为如此,旅游开发时,便需要有商业、交通业、餐饮业、住宿业、娱乐业等与其很好地配合,共同组成一个可称之为“大旅游”的行业;正因为如此,旅游开发首先需要的,便是人才,是产品组合策划者所投入的智力;正是因为如此,旅游开发就更需要考虑对目的地原有资源的保护,对原有风貌的保护,对生态环境的保护。
   5、新的发展观。旅游业是一项对环境依存度极大的产业,西部资源的珍贵就在于多数资源以前较少受到人为的破坏,因而新的发展观只能是可持续发展。因此,必须把建立旅游与西部环境(包括生态环境与人文环境)的良性互动关系放在首位,充分考虑资源和环境对旅游开发的承受力和对旅游活动的承载力,统筹考虑开发地的人口、社会、经济、环境及资源的现状,开发后的变化和今后的发展趋势,以期实现资源和环境的永续利用,实现西部旅游的可持续发展。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西部其他产业在进行开发与发展时,充分注意旅游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十分关注环境效益。
   6、新的投入观。这次西部大开发,国家已决定给以更多的财力支持。但相对于西部开发的需求,单靠国家的投入显然是不够的。西部的旅游开发,一样需要地方当局对投资环境的营造,社会化投资主体的资本注入和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在西部旅游大开发时,不仅是政府投资不足的重要补充,更将是政府引导性投入后旅游开发资金的主要来源。除鼓励直接投资外,金融渠道的投资融资势在必行,在这方面,目前西部旅游开发债券发行的可行性已不容置疑;在股票上市发行的行政计划中,还应鼓励旅游板块的扩大;为减少投资者的犹豫观望,有利于降低股民的投资风险,不妨尽早研究新的旅游投资基金的上市运行。同时,在其规模、时间、进程等方面,还必须有更多的可行性研究,以充分考虑当地居民和外来投资者的受益。
   四、培育西部资本市场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经济学家魏杰在“西部大开发”高层经济论坛发言时提出,为解决西部大开发资金短缺问题,应建立西部发展基金。
   资金短缺是影响西部开发的一个重要问题,如何解决?魏杰认为,办法之一是培育、发展西部货币与资本市场,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解决西部开发中资金短缺问题的重要途径。
   办法之二是建立西部发展基金。可以“东部向西部进行利益补偿”为依据向东部沿海省区征收“西部开发税”,作为西部发展基金的资金来源,也是缓解西部开发资金短缺矛盾的一条可行、有效的途径。西部发展基金的使用主要用于治理环境污染、改善生态环境、水资源的开发和利用、黄土高原退耕还林的补偿以及老区建设和扶贫等。
   魏杰提出的政策建议还有:(1)规范直接融资行为,促进直接融资市场健康发展;(2)培育机构投资者;(3)合理配置融资额度资源,充分体现国家的产业政策;(4)鼓励地方发行中长期债券筹集市政建设资金;(5)合理引导和规范中小企业的内部集资和入股;(6)在规范的前提下加快商业票据业务的发展。比如稳步发展银行承兑汇票,逐步试行商业承兑汇票,分散票据风险,促进商业信用票据化,同时有步骤地建立区域性和全国性的票据市场,提高票据的流动性;(7)根据国家的产业政策,设立一些产业投资基金,尤其是风险投资基金。将所筹集的资金,用于高新技术的开发利用和企业的技术改造,以促进产业的升级,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五、西部大开发与中心城市建设(林凌)
   西部的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市,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依托。总的来看,西部的城市化水平甚低,发展很不平衡,除成渝地区外,其他地区都没有形成城市群。但直辖市重庆,省会城市成都、西安、昆明、兰州、贵阳、乌鲁木齐、西宁、银川、拉萨以及新兴城市攀枝花、绵阳、德阳等,都发展很快,城市面貌发生很大变化,小城镇建设也有相当大的进展。其中,重庆、成都、西安都已进入特大城市之列,昆明、乌鲁木齐作为边疆中心城市,对外开放度有很大提高。西部大开发重点要开发这些城市,增强这些城市的辐射力、吸引力和综合服务能力,使之成为更加强大的西部经济增长中心;同时还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建设新的经济增长中心。
   加强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是西部大开发的首要任务。对城市来说,特别是对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来说,必须有新视角和新举措。信息高速公路和信息网络建设是现代意义的基础设施建设。西部大城市与全国的差距,过去主要是交通不便,而今的差距主要是信息闭塞和各种交通困难。作为经济中心西部大城市,应该以最大限度地缩短西部与全国、全世界距离为目标,在信息网络建设上做出超常的努力,赶上以至超过全国的步伐,使在西部城市工作的中国人和外国人在获取信息方面和对外交流方面并不逊于沿海城市。地处内陆的大城市如果能早一步进入网络时代,就等于一下子缩短了西部与外界的距离,为西部打通了一个十分广阔的外部世界。可以说,信息网建设是西部大城市进入21世纪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
   成都、西安、重庆等特大城市,是我国西部地区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高技术企业最集中的城市。在西部大开发中,发展高科技事业和高技术产业是必须扮演而且能够扮演的角色,也是增强这些中心城市经济实力的最重要之举。近年来,国家在科技体制改革和高科技产业发展方面推出了一系列重要政策,前不久,党中央国务院又进一步作出了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重大决定。在这些决定和政策的促进下,全国各地特别是东部发达地区,在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以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为背景的高科技公司应运而生,在股市上已形成一个令股民十分看好的高科技板块。相比之下,西部地区对这一机遇认识和行动则很缓慢,至今没有一家以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为背景的上市公司。有鉴于此,西部这些中心城市必须打破高科技产业发展上的沉闷局面,集中力量攻关,取得突破性进展;争取在一二年的时间内陆续推出几个高科技的上市公司,进入全国的竞争行列;积极利用国家科研机构改革的机遇,促进科研机构与企业的合作,开展技术创新活动;西部几个大城市,都有高等院校集中的优势,应把发展教育产业放在重要地位,建成西部高级人才的培养基地。
   西部地区的城市化,应以现有城市和正在开发的资源基地为依托,沿铁路、水路、高速公路来推进,逐步形成若干个以现有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建设一批新城市和小城镇。要特别重视边境城市的建设,使之成为繁荣我国边疆、发展边境贸易、展示我国风貌的重要窗口。